穷乡僻壤的梅州为何早早成为红色苏区?

 二维码
作者:罗氏金玉良言

2013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梅州全域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属于中央苏区范围。

为什么俄国“十月革命”炮声能早早传到穷乡僻壤的梅州?

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布尔什维克”“共产党”和“红军”能飘洋过海、穿山越岭送到梅州这个粤东山旮旯?

粤东中央苏区(1930年5月至1935年夏)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建立了梅埔丰(梅县、大埔、丰顺以九龙嶂为中心)、五兴龙(五华、兴宁、龙川三县县委合并)、蕉平寻(蕉岭、平远与江西赣东南的寻邬三县党组织合并)、饶和埔诏(饶平、平和、大埔、诏安四县组建中共闽粤边党组织)革命根据地。

上图为闽粤赣边五兴龙苏维埃印章

这是原中央苏区最重要的证明之一。

在粤东苏区全盛时期,它领导着拥有正规军约3000人的红十一军和约200万的苏区人口,根据地范围遍及粤东地区20多个县市。而8个县(市、区)皆为原中央苏区的梅州是“粤东苏区”的主要代表(广东省目前有11个中央苏区)。

可见梅州在“粤东苏区”的重要位置。

上图为原中央苏区主要领导雕塑像

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毛泽东、周恩来、彭湃曾在这里留下革命足迹;朱徳、林彪、陈毅、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6位开国元帅和粟裕、谭政、罗瑞卿3位大将曾在这里战斗活动过;陈赓、古大存等先后在这里开展革命活动,东征军、南昌起义军、红四军、红十一军以及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人民解放军粤东支队、闽粤赣边纵等都曾战斗在这里,为新中国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上图为国光书店发行的《海丰农民运动》

梅州早在1927年10月就建立了被称为“粤东井冈山”的九龙嶂革命根据地(梅县梅南镇所在地),建立了东江工农军(东路军)第十团,和后来的红十一军以九龙嶂根据地为中心,辐射整个梅州和周边地区,使梅州与中央苏区连成一片,有力支持了中国革命向前发展。

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是中共中央军委编入正式序列的全国14支红军之一,是广东省唯一的东江革命根据地正规编制的工农红军部队(1930年4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东江红军编制成立为红军第十一军的指示:“目前东江红军应以现有之四团为基干,扩充为四个纵队而成立红军第十一军”)。

毛主席在延安接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介绍广东革命斗争的情况时说:“彭湃领导的海丰苏维埃运动失败后,他的军队一部分在古大存指挥之下,离开那区域与朱德和我取得了联系,后来成了红军第十一军的基本队伍。”

红十一军军长古大存在东江地区从事革命斗争的出色业绩,曾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的高度评价,毛泽东多次称赞古大存是“带刺的红玫瑰”“一面斗争的旗帜”“模范共产党员”。

1926年左右,最早传入梅州的《马格斯资本论入门》(毛泽东主席在1920年通过《马格斯资本论入门》接触到了《资本论》。毛主席把《马格斯资本论入门》列为“书之重要者”)就出现在梅县丙村中学(创办于1905年,前身叫“三堡学堂”,是叶剑英元帅的母校)。

此本珍稀书籍是20世纪20年代初期,时任梅县丙村中学杨志坚校长(雁洋人)赠送给同事李琪通的进步书籍。

李琪通当时在校表现良好,思想进步,得到杨志坚校长的厚爱。二人私交较深,杨志坚遂将当时的“禁书”赠予他。

1972年李琪通因病逝世后,其母亲将部份藏书转赠给时任梅县丙村中学的林汝照校长。林汝照在阅读此珍本后用钢笔做了记录:“这本小册子是志坚送给琪通的,这是1926年他俩在丙中共事的纪念。它能到我手里,倒是祺通逝世后,由其母转送给我,其时还有一批书籍送给我,不光是这二本”。

说到《马格斯资本论入门》(1920年9月由文化印务局印制,著者马尔西,译者李汉俊),这本中国国内最早翻译出版的马尔西著作,就要说到一个人,他叫李汉俊(1890—1927,湖北潜江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代表),他参加编辑的《新青年》、上海《星期评论》、《共产党》成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初期传播的最重要刊物,影响了包括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在内的整整一代革命青年。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后门为树德里3号)李汉俊和胞兄李书城的家中召开。

而非常重要的是,《马格斯资本论入门》这本书是由国光书店发行的。

而国光书店的老板黄国梁(1894~1927,字胜亚,号彩莲),是梅州五华的郭田镇龙潭村人!

而且周恩来同志当年还和黄国梁在国光书店门前合影。

周恩来与黄国梁在国光书店门口合影

要知道,当年白色恐怖下作为共产党人是不敢随便与人合影的,毛泽东主席也正因此没有和杨开慧、毛岸英、毛岸青一家人合影过。

黄国梁毕业于广东省第一甲种工业学校,1922年入党,是五华籍的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介绍宋青、古大存、魏公杰、江杰夫等人加入党组织。他以国光书店经理身份,组织发动旅穗五华籍青年学生、打石、理发工人,成立了“五华旅穗同乡会”。创办了(五华留省同乡会)月刊,亲自撰写文章,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他将载有马克思主义文章的书、报刊(其中就包括《马格斯资本论入门》一书),源源不断地寄回五华,又由五华转往梅县等地,供家乡人民学习,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五华的传播。

1924年黄国梁任广州工团军需主任、“国光书店”经理、国民印刷厂负责人。他在广州主持成立“五华青年同志会”,创办“春雷”杂志,并在省港罢工委员会办事处和广州码头工会兼任职务。1925年黄国梁与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的周恩来常有往来,所以有周恩来和黄国梁在广州“国光书店”门前合影纪念的照片。

1925年后,举荐古大存参加东征,回五华开展农运工作。1927年在兴宁策动国民党部队起义时被捕,于1927年5月16日,惨遭杀害,年仅34岁。

所以说,梅州早早成为“红色中央苏区”,和梅州这个“文化之乡”有非常大的关系,当然,也和著名的“大埔三河坝战役”有关非常大的关系。

穷乡僻壤的山旮旯梅州,在很长时间,特别是在新中国建立以前,几乎所有人的命运中只有“两条路”:一条书路,一条水路。

正是这“两条路”,让曾经贫困的山区梅州,拥有“三乡美誉”:文化之乡、华侨之乡、足球之乡。

梅州人崇文重教唯读书为“出路”的坚守,让梅州成为“文化之乡”,而这文化之乡又衍生了“将军之乡”(共558人,其中上将13人,中将116人,少将429人),而这些将军60%以上都是黄埔军校、云南陆军讲武堂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等学校毕业的。梅州还是中国诗词之乡、中国楹联之乡等,进士(283名)、院士(32名)、大学校长(249名)也在全国闻名。

而唯读书为“路”,也是因为从中原五次大迁徙而客居的梅州,确实是太山太穷了,有道是“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天做棋盘星做子谁人敢下,地做琵琶路做弦谁人敢弹?”,不读书而无法。

在梅州,兄弟中再会赚钱的儿子,纵使身缠万贯,家族都只尊重“读书人”,父母亲总夸奖“副科长儿子”而不会推崇“董事长儿子”……

而母亲河梅江,不仅孕育了光辉灿烂的客家文化,亦培育出了“华侨之乡”,客家人拥抱“海洋文化”正是从梅江启航的……世人都说,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客家人。

“自古不认州”的梅州松口获“广东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地理坐标”称号。

有千年历史的松口古镇,乃昔日粤东商贸重镇,它是明末以后客家人出南洋的第一站,也是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的策源地之一,其客家山歌更驰名中外,文物古迹天然风景比比皆是。

梅江作为韩江的最大支流,是梅州乃至整个闽粤赣边山区连接海洋的第一通道,无数的松口人为了生计,不顾政府的海禁政策,走向遥远而又陌生的南洋。多年以后,他们漂洋过海,冒险创业的水道被后人称为“南洋古道”。

现在,梅州有旅居海外侨胞和港澳台同胞500多万人,遍布70多个国家和地区。

兰芳共和国元首罗芳伯、张裕葡萄酒创始人张弼士、领带大王曾宪梓、皮革大王田家炳、已故的永芳集团原董事长姚美良等,就是这些旅外成功者代表。

“足球之乡”亦以梅州人的“书路”和“水路”(梅江)紧紧相关。

李惠堂这个“世界球王”是从梅江到香江(香港)的,他曾一边用柚子练球(横陂故居曾有柚子射狗洞故事。正在策划纪录片:“球王与金柚”,让梅州这个“金柚之乡”扬名海内外)。

当然,自认为读书考不上功名的家庭或个人,就选择去学习其他技能,最好的就是读足球学校。以前梅州各大名校都特招“足球生”,大都保送中大、华师、华农等名校的!

世界客都、长寿梅州、叶帅故里……梅州正在走向世界,让世界分享美丽梅州。

就是这种特殊环境下的“文化梅州”,使“文化”成为梅州生存与发展的“酵母”,创造了很多奇迹。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梅州各地迅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声援和支持北京等地学生的爱国运动。梅州籍“读书人”在广州、武汉、上海、北京、香港、澳门以至国外求学的进步青年,把《中华新报》《粤报》《国民报》《大同报》《新潮》《每周评论》《新青年》《向导》《政治周报》《劳动界》《工人之路》等书报刊邮寄或带回家乡,推动了梅州各地学生运动的发展。

其中广州“国光书店”在汕头开设的分店,为梅州早期的农民运动的迅猛发展做出了特别重要的贡献。

1929年10月,朱德率红四军进入梅州后,转战大埔、蕉岭、梅县、丰顺、五华等地,成立了东江革命委员会,颁布了《土地政纲》,推进了整个东江地区游击战争的深入开展,推动了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创建了粤东北苏区,为闽粤赣中央苏区连成一片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毛泽东写下著名的《寻乌调查》奠定了基础。

抗日战争是梅州地区书报刊行业最鼎盛的时期,梅州的有识之士、爱国人士纷纷加入其中,如梅县松口文化书店、震旦印务公司、兴梅书店、梅州书店、兴宁县世新社、新生书店、兴宁图书供应处等。这些机构宣传抗日救亡,宣传民主革命,特别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出版印行《长征故事》《毛泽东自传》及《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人民民主专政》《新民主主义论》《论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等毛泽东、刘少奇著作和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文丛、书、报、刊。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留下了一批十分宝贵的历史文物史料,充分运用这些文献资料深化红色文化资源的研究开发,是一个急迫并具历史和现实价值的工作任务。充分利用这些文献资料收集整理成苏区文稿,具有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这不仅能填补历史文献的空白,也是对中央苏区梅州新闻报刊出版史的挖掘传承,这些在特殊时期,最具典型的时代特色与地域特色的红色记忆,在广东党史研究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上图为魏金华馆长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前留影

光荣传统不能丢,丢了就丢了魂;红色基因不能变,变了就变了质。

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同志在梅州调研时指出,要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一切工作的根本指引,开创梅州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这里引用梅州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罗德宜同志文章中的一段话:梅州是一块英雄的土地,新中国成立前的近40年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梅州一直是赤帜红霞、英杰辈出、奉献殊多之域。尤其是土地革命时期,梅州还成为中央的革命根据地,即原中央苏区,其当年与原中央苏区赣南、闽西等地一道作出的突出贡献与牺牲,换来了今天史学界称誉——“共和国之根”、“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现今,赣南、闽西与梅州等原中央苏区在举国,几乎是“一枝独红”,享受着中央及省的强有力的政策帮扶,这些地区要在2020年赶上全国发展水平,这是我们历史上罕见的机遇,这充分体现着党中央实事求是的格外关怀与浓烈的厚爱,这实际上就是红色资源的大开发。我想,只要上下共识,齐心致力,红得足赤、绿得灿烂那光彩而又富庶的梅州应该是指日可待。再引用梅州一位百姓所写的一首诗曰:“苏区政策威力强,红色土地奏华章。绿色发展传捷报,梅州崛起似朝阳!”

(声明:文中配图除有专门说明外,均来自《梅州日报》或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另:文中图文主要来自被称为“梅州红色收藏第一人”的魏金华先生。)

(备注:“中央苏区”又称中央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朱德等共产党人领导的红军在江西省南部、福建省西部和广东省东部创建和发展起来的革命根据地。它是当时中国革命战争的指挥中心。)


备案号:粤ICP备19103213号
www.beian.miit.gov.cn
  www.yzysq.cn 广东省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促进会版权所有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